重庆:铁腕治山减轻城市“绿肺”负担-山城园林快讯

发表于2020-05-30 分类:重庆园林工具行情 浏览次数:180次

近两年来,缙云山自然保护区共拆除违章建筑8万多平方米。中央环境保护督察指出,新华社内部参考、自然资源部、绿盾和全市自查自纠查出的“四个指派”问题共340起,完成333起,完成97.9%。

在过去的两年里,缙云山自然保护区已经拆除了超过8万平方米的非法建筑。中央环境保护督察指出,新华社内部参考、自然资源部、绿盾行动和全市自查自纠确定的“四个指派”问题已导致340起案件,其中333起已得到纠正,完成率为97.9%

尚未纠正的7个问题都是宗教历史遗留下来的问题。它的非法建筑部门已经做了所有应该拆除和改变的事情。其余部门将在缙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总体规划获得批准后,解决集体用地的征用和转换,并完善程序。

缙云山自然保护区生态条件综合改善已取得阶段性成效,并获得了中央第四生态条件监测小组的一定支持。

春末夏初是缙云山一年中最新鲜的季节。

上山的路蜿蜒穿过嶙峋的树木和竹子,阳光洒在树枝和树叶上。徐来的微风带来了山里快乐的小鸟和缙云山的寂静的钟声。

站在一个叫马中嘴的悬崖边上,你可以看到碧绿如波的群山,如玉带般流淌的嘉陵江,以及山脚下风景如画的北碚城区。

这是中国特大城市中罕见的“三区叠加”之地:除了被称为“物种基因库”的自然珍贵区的重点区域之外,它还是著名的缙云山风景区,其下是辉煌的重庆主城区。

“三区叠加”也困扰着缙云山自然保护区的珍惜和行使。在过去,侵占林地的现象时有发生,因为毗邻自然珍贵区的原有居民和农舍享受“依山吃饭”。由于爱护该地区的严厉政策,居住在这里的原有居民很难生活、建立新的基本措施、增加财产和增加收入。

绿水青山是金山和银山。为了构筑长江上游的主要生态屏障,培育山清水秀的美丽家园,我市坚决拒绝走生态优先、绿色发展的道路。2018年6月,重庆全面改善缙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生态状况,面对“珍惜生态、保障民生”的方针,实施“铁腕治山”的政策,展开了一场硬仗。市委、市政府做出了决议和部署,市有关部门相互配合,基层干部奋力向前,要求走一条“生态之美、百姓之富”的优质成长道路,为“四山”的保护和提升提供了典范。  城市“绿肺”亟待“减负”

李兴华是北碚区澄江镇缙云村的林业局长。在“五一”长假期间,他带头去山里旅游,以缓解游客的压力。“不要乱扔垃圾,不要在野外生火。”李兴华吹着小号巡回演出,“这是重庆的‘绿肺’,我们一路珍惜它!”

李兴华珍爱的“绿肺”对重庆有着特殊的意义。缙云山自然保护区横跨北碚、沙坪坝和璧山,以亚热带常绿阔叶林及其生态系统为主要的保护对象。这是地球上纬度相对完整的亚热带常绿阔叶林生态系统之一,有2407种莳植植物和51种国家珍稀保护植物。这是重庆地区珍贵的野生动物资源库。同时,缙云山光胜景区拥有巴渝十二大景区之一的“金英云”和星罗棋布的人文景观,吸引了大批游客

“我把这个地方当成自己的‘根’,我以前从未想过要分离。”李兴华告诉重庆日报的记者。就在一些邻居下山去北碚买房子的时候,他当场建起并装饰了房子。该部门的房子被“顺便”扩建,占据了老房子周围的土地。

在2001年缙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建立之前,山上有大量的原住民。少数人不加选择地建造,占据的空间超过了他们的能力。这座建筑越来越高,越来越胖。在他们的经营过程中,中央政府部门的农村家庭犯下了非法行为,如偷猎竹笋和草药。

由于原有的监测管理体系不畅,法律不严,珍贵地区存在非法支持、非法经营、农家乐无序增长、侵占林地等问题,对珍贵地区的生态系统构成了不可避免的威胁。  “三力”绘就“三张图纸”

“复垦区生态条件的综合改善涉及的主体多,形成时间长,原因复杂,没有现成的经验可供借鉴。”缙云山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综合整治促进小组办公室(以下简称“促进办公室”)相关负责人表示,这些问题不能仅靠一个区或部门来解决。

对此,我市依靠“三股力量”绘制“三张图纸”来解决整治问题。

依靠市委、市政府的决议和指示,全面整治工作绘制了一幅“战斗地图”。自2018年6月初以来,市委书记陈敏儿、市委副书记兼市长唐良志先后九次视察缙云山,前后给予指示,调查督促,听取整治进展情况汇报,并给予20多项指示。市委、市政府召开33次会议研究综合整治工作,下发《缙云山珍爱区生态情况综合整治工作方案》,明确了整治的重点任务、推进方式、时间安排和责任分工,确保综合整治工作目标明确、高效运行、实效扎实。

依靠市政部门的管理协调,综合整治工作取得了“施工图纸”。市林业局、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、市生态形势局等部门积极发挥作用,为改革提供咨询和协调。它们把有关部门的法律和珍贵地区的生态状况问题的实质联系起来。如果法律法规存在漏洞,且不符合补救要求,他们会建议制定针对异性的政策来解决问题。利用最新图像进行为期一个月的全笼覆盖视察,筛选出3085栋建筑,经过工匠实地考察和测量,除了中央政府下达的190个“四定”问题外,还通过自查发现和认定了150栋违法建筑,为政策的准确实施奠定了基础。

依靠下级干部的艰苦努力和执行力,综合整治工作绣出了“成效图”。北碚、沙坪坝和璧山三个区设立了专设班,组织了500多名干部走访原居民,举行了座谈会和医院建坝会议,分发了数千份宣传材料。定期开展“现场办公”和“街道办事处”活动,广泛征求群众意见和申诉5300余件,并将一般性申诉纳入政策决议,有效解决群众的具体问题。

 1140余名原住居民迁出

干部在遵守法律法规的同时,更加理性地综合处理拆迁工作,做到细致入微促销办公室的负责人说。

谈到自己的家被拆除,李兴华暗示,他经历了一个从坚决拒绝到坚决支持的漫长过程。

起初,当镇上和村干部来宣传拆迁时,李兴华有强烈的抵抗。结果,这栋建筑本身花了很多钱和心血

在拆除了自己的家后,他还开车送他的弟弟李去拆除房子,并在山下避难。在兄弟俩的带领下,缙云村的拆迁改造工作很快就完成了。

对于一些拒不整改的企业,各区都接受了强制措施。璧山区横渠街有一家工业企业,位于实验区的后方。其建筑属于违法用地和违法建筑,应当拆除。然而,由于合资企业的意愿较弱,璧山区实施了强制断电。目前,该企业已完成工厂原址的拆除和覆盖,以恢复绿色。

在过去的两年里,超过1140名原始居民已经搬出了缙云山自然保护区的重点区域——休闲区。松驰区的重点区域全面禁止包括农家乐在内的生产经营流动,三个区域引导实验区20余家农家乐退出经营。在整改过程中,没有发生集中上访或群体性事件。  四级林长守护缙云山生态

在戴湖旁边,北碚区常林发布的一个告示板吸引了许多游客的注意。公告栏上清楚地显示,北碚区区长是区委书记兼区长,缙云山区区长是共有的副区长,相关法律规定了区长的职责范围和职责。

为了建立一个全市缙云山生态保护的长效管理机制,我市在缙云山范围内建立了市、区、镇街道、村委会“四级森林领导”制度,共有261名森林领导。其中,仅缙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就有196名各级森林领导,实现了“森林在管理,事情在做,责任在别人”。

为了防止综合整治成果的反弹,我市还实施了一些后续措施。对拆除和破坏的原址进行生态恢复,按照因地制宜、适地适树的原则,种植各类花木50万平方米以上。实时开发300多个公共服务岗位,如山地巡逻、卡片警卫、森林警卫、清洁工等。以确保搬迁后的原有居民有体面的收入。在“城市绿肺、市民花坛”的包围下,缙云山自然保护区提出了自然、人文、民生、休闲四大功能。虽然减轻了山区的负担,但山区与村庄的振兴和家庭用品的增长联系在一起。64.5公里的环山公路是为了发展生态、健康和休闲产业,真正实现“生态之美和市民财富”。

简介阅读:

重庆主城“四山”变成“城市绿肺,市民花园”

《苍天绿肺》录

成吉思汗公园:垃圾山上的城市绿肺

重庆主城区的“绿肺”觉醒

(原件:重庆日报)园林网微信公众号

[大、中、小][收藏]

[印刷][关闭]

分享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微信


重庆:铁腕治山减轻城市“绿肺”负担



回到顶部